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开户彩金 > 正文

欢乐有回味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8-03-30

欢乐有回味

肖斯塔科维奇

◎ 刘元举

本月30日晚在深圳大剧院将上演的这场以“读特”成立两周年冠名的“深圳特区报读特粉丝之夜”音乐会,非常值得期待。众所周知,对一场音乐会的评估,无非从两个方面:一是看曲目选取;二是看指挥和乐队,其中包括独奏家如何。有无独奏家的音乐会,上座率是不同的。如果是一位世界一流的独奏家,那么就会有更大的吸引力。

先从曲目说起。肖邦E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显然是要放在上半场的,这是属于青春的旋律,亦是芳华的千秋溢彩。多愁善感离情万种的肖邦,平生只写了两部协奏曲,而这首E小调不仅蕴含着他在青春时代鲜有的爱情故事的内心撞击,而且,有着欢欣与忧郁交织的诗性升华。肖邦当年是这样解释《第一钢琴协奏曲》的:“我是以浪漫、平静、略含忧郁的心情作了这首作品。必须非借此让人产生像是在眼望着一个能引起无数快乐的回忆那样的印象不可。比如像是美丽的春天的明月良宵那样的印象。”

在我的印象中,第二乐章是全曲最优美的乐章。由两部分构成,其后半段以B大调开始,间奏后进入激动的中段,以强音出现升C小调略呈灰暗的新主题。尾奏使用序奏部的材料,以音阶与琶音三连音轻快的动态装饰,然后像烟雾消失般结束。第三乐章从形式上看是遵循莫扎特确立的古典协奏曲形式,先由管弦乐合奏第一主题。第二主题由弦乐以E大调奏出。钢琴在这个乐章中有着特殊的精彩。

对这部作品的情有独钟,不仅缘于对作曲家多种传记的熟悉,而且与2000年的中国钢琴界发生的奇迹,也是深圳的奇迹息息相关。那就是李云迪在这一年的华沙夺得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的金奖时,弹奏的就是这首“E小调”。有趣的是,进入决赛的那位阿根廷女选手在华沙表现得十分出色,但在决赛时她选弹肖邦第二,结果获得了第二名。

交响乐的丰饶沃土有着无限的张力。它是能够表现最复杂最艰深的人性与社会万象的,从悲情的层面而言,但凡能够穿越历史云烟的传世交响乐作品,无不具有此种属性。要么触摸灵魂深处的极致,要么是将个性投放到复杂社会的搅拌机里进行极致“加工”。如果说老柴的第六“悲怆”属于前者,那么老肖的这首E小调第十交响曲便是后者。

许多作曲家写到第九,就已经写不动了。诸如,那么情思浩荡的德沃夏克终止于第九新大陆;布鲁克纳勉强写完第九,岂可遑论“第十”;而才华横溢的年轻的舒伯特在写到第八交响乐,写到第三乐章时,只写了八个小节就再也没有了。而他的钢琴奏鸣曲960也没有写完,于是这首传世的作品被称作“未完成”。然而,生存环境如此复杂,性情亦更趋复杂的肖斯塔科维奇能够超越第九“魔咒”一直写到第十五,不能不说是个“奇幻异象”。

E小调第十交响曲被认为是肖斯塔科维奇创作中期风格回归的最高代表,也是作曲家十五大交响曲中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杰作之一。四个乐章中,我更看重第二乐章的谐谑曲风格。弦乐的固定音型和旋律,木管沙哑的齐奏,小鼓粗野的滚奏,情绪锐利而猛烈,犹如狂风暴雨骤然而至,对感官冲击有着某种威胁感。中间部分的乖张顽固和恐怖的特性,仿佛演出了一场魔鬼的舞蹈。到了再现部,情绪更为激烈,全奏的乐队咆哮向前。这些声音描绘的独特性,不禁让我联想到米兰·昆德拉的晚年长篇小说《庆祝无意义》。那是昆德拉一贯的艺术技巧,在简洁的叙事当中,解读人性深处的一次智力、幽默和想象力丰富的“游戏”。

如果说昆德拉表现的是《庆祝无意义》,那么,肖斯塔科维奇的E小调的色彩呈现出的则是“欢乐有回味”。当然,这是一种含泪的欢乐。

能够倾听一部深刻复杂的作品,显然比那种轻吟浅唱有着更多的回味。我曾多次听过这部作品,那是索尔第指挥的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然而听光盘毕竟不如听现场。何况索尔第属于那种偏稳健的风格,在激情感染力方面,我肯定更看好本次担纲指挥的克利斯蒂安·爱华德。这位日耳曼学者型指挥家,对俄苏的作品跟德奥风格同样浸淫深厚,因为他在那片土地上生活学习过,他是指挥大师杨颂诗的弟子。更具期待的还因他是深交的前任总监,他对深交的熟悉程度可谓驾轻就熟。每次观赏他的指挥,总是感觉他身上有股不竭的激情随着他的手势节奏加快,激情随节奏而飞迸四溢。你只看他的银白的后脑勺就会被深深感染。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02-2021 澳门.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

Top